情到深处始为轻 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情深。———题记

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17日    编辑:    点击:

自古情痴,多断肠。亦如白居易,陆放翁,李隆基。在面对封建礼教的严格束缚下,自古又有几人能对自己的感情做主?平凡如梁祝,高贵如李杨,不管你是平民布衣,还是帝王将相,终究逃不过一个情字。白居易的爱情如飓风里面的落叶 ,在孝道面前不管多么伟大的感情都变得苍白无力,母亲极力的阻止,成了这段婚姻里最大的阻碍。乐天远走他乡迎娶了别人,而湘灵却固守着自己的坚持,非白居易不嫁,两个人的爱情,可只有偏偏是湘灵一个人在坚持?即使终身不嫁也未曾有怨言。陆游的爱情如水中月镜中花,执子之手,与子成说,这样的美好只能是童话里的结局。这对痴情的人,说他们有缘,怎么就不能牵手一生?说他们无缘,离散十年,又在沈园再次相遇。是什么生生拆散一对相爱之人,又是什么让两人阴阳永隔?让那些分离后的思念再也无法传送到彼此的心间,只能让入骨的相思淹没心头,在无人的夜里抱臂痛哭。而唐玄宗的爱情,江山和美人不可兼得,作为君王必须选择其一,而李隆基选择了江山,却也负了红颜。人常说自古薄情帝王家,也许李隆基真的薄情,在攸关生死时,放弃的却是原本打算白头偕老的人,真真是天意弄人,最初的承诺此时显得格外讽刺。李隆基不愿负天下,便负红颜为他香消玉殒。也许命运早早已是注定,杨玉环是否悔恨爱上的是一个‘负心薄情’之人,也许她曾悔恨当初进宫为妃,也许她曾厌恶自己的如花美颜,但她定不曾悔恨爱过李隆基,不关乎年龄的阻隔,不因荣华富贵,只是单纯的爱。我拒绝每个勇敢的人跑向我,因为我在这片干净的岁月里等你过来冲我笑,无论多久,无论多久。

你一定这样无望的爱过一个人,你在尘世跋涉,经过千山万水,只为给他惊喜于是结果给了他,过程只给了你自己。这世间,太少的相濡以沫,太多的相忘于江湖······大家曾经深深的爱过一些人,爱的时候把朝朝暮暮当作天长地久,把缱绻一时当作被爱了一世,于是奢望执子之手,幸福终老。然后一切消失了,然后大家终于明白,天长地久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,幸福是一件多么玄妙多么脆弱的东西。也许爱情与幸福无关,也许这一生的最终的幸福与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无关,也许将来的某一天,大家会牵住谁的手,一生细水长流的把风景看透。人有时候,总是在失去后才后知后觉,一些人,一些事,以为只是生命中的一抹浮云,以为可以从此相忘于江湖,却在别离之际发现,那些过往原来早已扎根在心底,拿不掉,抹不去。‘红颜祸国’这个罪名太重,杨玉环担不起,李隆基也给不起。若身世可以选择,我想他们宁愿生在布衣之家,也要彼此陪伴终身。当我再次为你起舞时,你是否还在?一抹红妆,一曲霓裳,何人归来倚门赏?当真是情深不寿。

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安得与君相决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。人生有太多的无奈,最后在相思中了却余生,思念,深深的思念,把这相思之苦深深埋藏,藏到岁月的烟尘企及不到的地方······只是,只是为什么在某个落雨的黄昏,在某个寂静的夜里你还是隐隐地在我心头淡入,淡出,淡出,淡入,拿不走,抹不掉。原来你是我可遇不可求,可遇不可有,可遇不可留。爱情终究不是一个人能撑起来的,也不是一个人就能有结局的。可往后余生,我要怎样度过这没有你的漫漫一生,罢了,就这样,闭口不提吧。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 ——尾记

安全工程系/供稿;罗慧芳

上一条:走着走着,就剩下了曾经     下一条:书中自有黄金

关闭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